第一百零二章 真相

小说:校园双修作者:南宫千树更新时间:2019-05-20 05:08字数:200288

韩秦同情地看着她,安慰道:“孙师姐放心,可以不必生下孩子,取胎儿的血液拿来化验也是一样的。”

  赵启荣趁机猛拍座椅扶手,大声道:“这种鬼方法我们谁都没有听说过,焉能采信!”

  韩秦冷冷地看着他,道:“这个方法的结果十分精确,是法律认可的,可以拿上法庭当作定罪的证据。也是如今世界各国都采用的最可靠方法!”

  宫一鸣看了赵启荣一眼,然后问韩秦道:“那又怎样确定哪些是孩子生父的嫌疑人呢?”

  韩秦说道:“为了安全起见,当然是把最近两三个月里,所有单独和孙师姐见过面的男子,都各采一份血样,一起送去化验!”

  说着,转头对着赵启荣笑了笑:“孙师姐去找赵师叔求过情,所以,赵师叔为了避嫌,恐怕也要列入这其中了!”

  赵启荣大怒,喝道:“大胆!竟然敢怀疑我,真是目无尊长!”

  韩秦冷笑了一声,转向孙梅,说道:“孙师姐,此时当着掌门的面,或者你应该说说看当天去找赵师叔求情的经过,不必害怕!”

  孙梅怔怔地跪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却不说话,其他人的目光也都一齐落在了她的身上,各怀心思,宗祠中一时静默了下来。

  发了好一会呆之后,孙梅才终于抬起了头来,惨然笑道:“不必连累旁人了,我直说就是!肚子里这个孩子的父亲,其实是……”

  她转过脸,把目光落到了赵启荣的身上,一字字道:“赵师叔你!”一言既出,满座皆惊!

  就连韩秦也同样大感诧异,刚才他虽然也曾故意把茅头往赵启荣身上引,却只是为了报复这位赵师叔之前往自己身上泼脏水,没料到孙梅如今会冒出这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

  只见赵启荣似乎是气得浑身颤抖,盯着孙梅大喝道:“血口喷人!看我不撕了你这贱人的嘴!”,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韩秦怕他出手伤人,连忙抢上前一步,挡在了跪着的孙梅身前。宫一鸣也已伸出手,拦住了赵启荣,沉声道:“先让她把话说完,需知哪怕是官府审案,也断然没有不让人开口的道理!”

  孙梅知道这时不能拖延,低着头忍辱说道:“那天晚上,我去找赵师叔求情,赵师叔先是严厉斥责了我一顿,然后却忽然放软了语气,说要想让他为我们保密也不难,但要我把和费师兄做过的事情,跟他……跟他也做一遍……”

  赵启荣涨红了脸,眉毛倒竖,怒喝道:“胡说八道,哪有此事!”宫一鸣不理会他,只是对着孙梅道:“接着往下说!”

  孙梅顿了顿,才低声道:“我……我本不愿意的,但赵师叔说,若我不从,他便立即去揭发此事,到时我和费师兄两人必定都会被逐出师门,我仍是不愿,只是出言恳求,赵师叔就直接上来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挣不脱他,又不敢喊,就这么……这么……”说到此处,她的声音转为了抽泣。

  费文仲跪在地上,抬头望着赵启荣,两眼通红,鼻孔中呼哧呼哧喘着气,牙齿咬得格格响。

  赵启荣这时却似乎镇定了些,不再如刚才那般激动,转头对着宫一鸣道:“师兄,这纯属污蔑!孙梅做下这等丑事后自知罪不可赦,因而胡乱攀咬,岂可相信!”

  宫一鸣却不置可否,而是对着孙梅问道:“你肚里的孩子,就是这么怀上的?”

  孙梅低着头,抽泣着道:“不,不是。本来我忍辱吞声,想着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只要能保得两人平安就好。不料过了七八天后,有一晚赵师叔找借口说要跟我谈费师兄的事,把我骗到屋里,又……又……”

  费文仲忽然跳了起来,对着赵启荣怒喝道:“我跟你拼了!”就想直扑过去,幸而韩秦一直在留意着他,连忙一把抱住,劝阻道:“费师兄,你先冷静,别冲动,把事情的原委弄清楚才最重要!”

  谢厚昌也冷着脸喝道:“宗祠之中,掌门面前,岂得无礼!不管什么事,如果冤屈了你,自有我们给你作主!”

  宫一鸣对着孙梅问道:“后来呢?此类事情总共发生了几次?”

  孙梅摇了摇头,低声答道:“后来我一直小心提防,不管赵师叔怎么说,再也不肯单独与他相处,总算是没有再受欺侮,本以为时日久了事情就会慢慢过去,不料……没料到竟会就此怀了身孕……”宫一鸣转头对着赵启荣道:“赵师弟,你怎么说?”

  赵启荣神色不变,凛然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些纯属污蔑,只是这两个弟子做下丑事后为求脱罪而胡乱攀咬!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什么好说的!”

  韩秦听了立刻抢先问道:“如此说来,既然赵师叔问心无悔,是愿意去做dna检测,以证清白了?”

  赵启荣噎了一下,怒道:“我本就是清白的,为什么要去做你那什么鬼检测?”

  韩秦道:“我也是清白的,但我问心无愧,所以并不怕去做dna检测,为何赵师叔就偏不肯呢?或者其实是不敢?”

  宫一鸣扫了赵启荣一眼,慢吞吞地道:“既然觉得口说无凭,自然还是得去做个检测为好,如果赵师弟不放心,我也可以去陪着做个检测,谢师弟你呢?”

  谢厚昌只想早些了结这件自己门下的丑事,再扯下去自己真是没脸继续在这儿呆着了,叹了口气,道:“我没意见,也同意去陪着做个检测。”

  赵启荣终于无法再继续镇定了,怒道:“你们爱做就自己去做好了,关我什么事!”

  宫一鸣淡然道:“赵师弟,你若是不想去做,也不是不可以。那么就让孙梅把这孩子生下来,等过几年模样长开了,让大伙看看跟你本人象不象,跟赵家侄儿象不象,如此可好?”

  赵启荣听后吓了一跳,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额上渐有冷汗冒出。

  如果现在承下此事,虽然丢脸,但好歹过段时间之后事情也会风平浪尽,慢慢被人淡忘。如果让孙梅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就多了个私生子,那可就是一辈子都斩不断关系了,始终要被人耻笑!自己的家中更不知要掀起怎样的波澜。

  韩秦又补了一句:“如果赵师叔自己本人实在不肯做,那么也可以和赵师叔的子女做的,其实这个检测很简单的,甚至不必非要抽血,只要拿到几根头发就可以了,dna检测能对比出两者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

  赵启荣听了更是心慌,张着嘴欲言又止,脸上憋得通红。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任谁也能猜出是哪一边在撒谎了,谢厚昌长长叹了口气,转头对着宫一鸣道:“掌门师兄,先让这几个弟子退下吧,我们自己来商议如何处置这件事可好?”宫一鸣也苦笑着舒了口气,点头道:“也好!”**********

  三天之后,宫一鸣正式宣布了此事的处置结果,或许是为了宗门的颜面吧,他并没有公布真相,只是说赵启荣律己不严,犯下过错,罚于后山滴水岩面壁五年,孙梅和费文仲背师私通,革出师门。

  洞寨里的日子平时古井无波,因而这件事就象是往井中扔下了一块大石,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众人都是议论纷纷,尤其是那些年少的弟子,对于孙梅和费文仲两人的私情更是八卦不已。

  而知道真相的韩秦却并没有参与其中,此时的他,正在准备要下山回家。

  收拾好了东西之后,韩秦把镜子拿过来看了看,二十多天来的变化还是不小的,皮肤黑了点儿,人却精神了不少,厚框眼镜没了,遮住前额的头发也被宫南雁以替他理发的名义给骗着剪掉了,比起上山时,此刻的韩秦面貌一新,傻小子变成了翩翩少年。

  带着新的面貌,新学会的功夫,下山后又是一个新的学期,想来必定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机票是宫南雁拿来给他的,韩秦接过之后问道:“师姐,那你还和我一起回桂州吗?”宫南雁哼了一声,反问道:“我还去桂州干嘛?”

  韩秦一楞,回想了一下,之前宫南雁去桂州一中以及和自己同居,都是为了要考察自己,而结果是没看中,那么她似乎的确是没有必要再去了。

  却听得宫南雁接着问道:“你很希望我去么,是不是这时才发现舍不得我了呀?”

  韩秦失笑,故意打趣道:“有什么舍不得的,我是求之不得呀!”

  不出所料,宫南雁已经一脚飞了过来,怒道:“我有那么惹人厌么?”

  韩秦早有防备,敏捷地躲开,笑道:“不是呀,师姐不回桂州,我欠你的高利贷岂不是就不用还了?”

  宫南雁脸色这才和缓了些,板着脸道:“你还记得欠我的就好,等着我去向你讨债吧!”说完,转身就走。

  瞧着她窈窕的背影,想起今后不知要到何时才会再次见面,韩秦心里不知怎么竟然冒出一丝惆怅,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忍住,在后面喊道:“师姐,有空别忘了去桂州找我玩呀!我请你吃串串!”

  宫南雁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哼了一声,回头答道:“你想得挺美,我才懒得去找你呢!”

  她的心情一下子开朗了起来,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一只手忍不住伸进了口袋里,摸了摸。那儿,藏着另一张机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