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节 疯乱

小说:乱豪门作者:兔眼蓝莓更新时间:2019-05-22 14:44字数:728028

“唉呦,我的金孙呐。”陈老笑眯眯得接过婴孩,抱在怀中,瞄了眼立在面前半欠身的李一南,会意的点点头,慢声细语的道:“我只是不想这陈家颜面无光,更不想让我这小孙儿有个三长两短,其余的我也不想管.人老了,没那么多心力了……”

“多谢陈老体谅。”李一南疏礼的致谢,转身便若无人的揽过韩优雅在胸膛,拎起软榻靠背上的绛紫色披肩给她搭上,柔声说:“冷空气太强了,你还是和母亲一同上楼去歇息比较好,也是该睡午觉的时间了。”

韩优雅稍稍的点点头,如水的眸子凝着他稍显冰凉的眸底,莞尔一笑,将手在他掌心抽离,搀起薛婉琴,一同往楼上去。

背后是沉寂的压抑,连空气中都和着浓烈的硝烟味道,那是男人的战场,与她无关,她要做的就是等着他回来。

窗外的雨仿佛是被禁锢了几个世纪的怨灵,在这一刻逃离了束缚,下的痛彻且淋漓,想用自己不太明显的力量摧毁着这世界中所有的一切。

“妈,咱们休息一会儿吧。”韩优雅从衣橱中抱出一床蚕丝被,唤着还呆呆立在落地窗前的薛婉琴。

“你睡吧,我想静一会儿。”薛婉琴的声音很轻,轻悄的不仔细听都听不出来。

韩优雅半跪在床上,只是“嗯”了一声,将那床蚕丝被抖开,铺好,便自己窝进了被窝里。

薛婉琴很安静,安静的与外面汹涌的雨水像是两个极端。

韩优雅侧着身子凝着她的背影,突然就觉得有些苍凉。

那纤瘦的身子和那雨水有什么两样?影子都斑驳在了玻璃上,破碎在了这午后的多伦多。

“妈,睡一会儿吧。”韩优雅不忍心看着这样孤独的她.像是与世隔绝的老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栖息地。

“乖,你睡吧。”薛婉琴转了身.冲着她微微一笑。

看着她满面忧愁的模样,抿了唇走了过来.半坐在床边,轻拍着她的背脊,淡淡的笑道:“瞧瞧你,这样的性子可不好。”

“哪里有不好?”韩优雅扁起嘴,像是不服输的孩子一般,死不认账。

“说到底,是我亏欠你的太多。”薛婉琴没头苍蝇似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韩优雅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能的阖了眸子不想再继续。

“我想下去看看。”薛婉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婉一笑,帮她掖了被角,也不等她回答,径自出去,将门落了两重锁。

韩优雅窝在床上,从鼻翼中发出清浅的一声叹息。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无奈,无论是谁也躲不过亲情一词的煎熬。

不知怎么的,自薛婉琴一出门,本来还有些睡意的小女人也再无心睡眠。

外面风雨交加的,生孩子时的伤口愈发有些疼痒。

手机响了.不明显的震动让她有些敏感的瑟缩。

“哥哥?”韩优雅撑起身子捧着手机看着屏幕中焦伟异常清晰的脸,低声唤他。

“走地道出来,我在外面等你。”焦伟的声音轻柔.带着仿佛镇定剂一般的效果,只是车内的环境再空荡,也依旧能听得到外面狂风的肆虐,雨水的洗礼。

这是她在多伦多的冬季见过最大的一场雨。

“可是一南和我婆婆还在楼下。”对焦伟,韩优雅不想有太多的隐瞒。

“迟云离来了,不会有问题,我现在要的是你全身而退。”焦伟说话时嘴角和着丝丝缕缕的笑意,温柔的一不小心就会将人融化。

“……”韩优雅不知道自己该再用什么理由来拒绝。

只听得视频那头依旧是正装装束的焦伟低叹,“李一南让我来接你的。”

“嗯。”她轻声的应下.断了连线。

既然他让自己走,那自己就得走.她不是不想听焦伟的话,只是不想自己成为那个男人的包袱。

自始至终.她也没有和他并肩站在过任何一处,所有的危险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去扛的……

绑披肩挂扣时,她突然就掉了泪。

有些怨恨自己怎么就是这样的无用。

拿指尖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痕,拉开门,准备去婴儿间。

“少夫人——”门口整齐划一且低沉的声音让她回过来了神。

偏头扫了一圈,这几人都是李一南最得力的随行,几乎都是从小一同长大,水里来火里去的不知道多少回。

为何全部会堆积在自己卧房的门口?

那他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男人又要孤零零的站在两只老狐狸中间周旋,韩优雅的心不由自主的轻颤。

“少夫人,走吧。”为首的那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护着她往左边而去。

韩优雅浅浅笑笑,加快了脚步。

“嗵——”不知是什么在响,剧烈的有些刺耳。

抓住门把的手再怎么也拧不下去,背后再向左不远处便是楼梯。

这楼梯的尽头,有自己最爱的人……

.[,!]“哥哥,对不起。”在心中默念着,她转身,飞快的往下跑去。

“少夫人——”背后是压低无奈的声音,脚步匆匆的跟上她。

不过短短一小时过,楼下已是狼藉触目。

桌椅倒地,碗盘尽碎。

李一南望见她的时候,她正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双手轻攥着交叠在小腹,一双杏仁似的眼中充斥着慌乱,恐惧,却强忍着镇定。

不知是哪里来的风,吹起了她的裙角,发丝。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那样的美。

“我说过,你们今天谁也出不去这个门。”陈老爷子坐在散乱的桌椅中,纹丝不动的抱着手中的茶盏,笑的有些慎人。

“一南啊,我的好外孙.既然你就是这样对你外公我,那我当然更不能亏待你了。”薛老狐狸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子,一双晶亮的眼睛中闪过浓重的杀意。

薛敏一直立在他身边.干净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只是在这句话之后冷冷的勾了勾唇,轻飘飘的丢了手中那一只开的绚烂的百合花.像鬼魅一般的闪身挪去了陈少楠的身边,将他怀中的婴孩不费吹灰之力的抢来怀中。

“无用的畜生!”陈老爷子双目迸溅出嗜血的光芒,茶盏一丢,直冲着陈少楠的脑袋,瞬间,陈少楠的发间隐隐流下两道血迹。

门外有人进来,是薛老狐狸的亲信,全副武装。

战火在一刻被点燃。

只有薛老狐狸和陈老爷子一站一坐.目光在空气中对峙。

这场战争不属于李一南,他却不得脱身,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事情是在这里发生,更或许大家都知道的是,所有的一切全部是他一手所为。

婴孩哭了,“哇哇”的哭声有些让人心疼。

“还我金孙者得枫糖大股。”陈老爷子抿着唇,清幽的声音格外洪亮。

这个孩子,在这里是死不掉的,薛家如果想走.就不可能在这里下手,但是带不带得走这一说,还是要各看本事。

无疑.陈老爷子刚才的说就像是一剂强心剂,在给所有人下最后的通牒。

李一南只顾躲闪防守,也不进攻,别人的事情,他不喜欢插手。

忽然,有一道黑影凌厉的划过,拨开人群,直戳薛敏面前,动作快的像是一道光。

是迟云离。

几十招下来.两人分不出高低,两人都顾及婴孩.谁也不好过。

李一南皱了皱眉,他讨厌这样纠结的情况。

索性在薛敏旋转身体的那一瞬.丢了只花瓶过去,硬生生的砸到了薛敏的腰背,只一刹那,迟云离便将孩童抢抱在怀中,纤长的手指轻抚着婴孩的脸蛋。

拨开婴儿包裹,只不过随意的吹了几下口哨,婴孩便不哭了,发出了咯的笑声。

疯乱的空间里所有的人全部像是静止了一般,凝着这客厅中央一袭黑色风衣红色紧腿裤的男子。

那狭长的丹凤眼上挑着,姣好的轮廓依旧妖冶,薄唇碎发和往昔一样,干练精神,若是有翅膀,或许会让所有人在那么一瞬恍若这是从地狱中重生的天使,分不清敌我。

“李一南,我的好外甥呐。”薛敏轻拭嘴角,语调有些轻挑的蔑视。

“小舅舅,对不住了。”李一南淡淡的笑笑,耸肩之后瞄一眼薛敏脚下的花瓶碎片,玩味的道:“这是我家,砸东西什么的,我想我还是有这个权利的。”

“老爷子。”迟云离薄唇上扬着痞气的坏笑,将怀中婴孩抱着摇了摇,瞄了圈周遭密密麻麻的人,继续说:“这孩子我先替您保管,等您忙好了手头上的事,咱们再盘算这枫糖场子的事情。”

说完也不等陈老爷子应声,大肆肆的从人群中穿过,立在了楼梯扶手边,没正形的半趴着,冲韩优雅笑:“我的韩丫头,告诉你了这里有我,为什么就是不走呢?这么不乖,看来以后我是真的不能爱你了。”

“……”韩优雅掩饰性的轻咳几声,对于迟云离,她一向是说不过,打不过,何况这次的确是自己没有听话。

哥哥应该在外面等的很担心吧……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有点心塞的感觉。

“这次,是不是该了结了呢?”陈老爷子呵呵笑,看着薛敏有些狼狈的模样,眸光中闪出来的全然是鄙视。

鄙视他刚才的自作聪明。

突地,那只本来端着茶盏的干瘦手掌中不知道从哪里多出来一只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冲着薛老狐狸。

韩优雅连尖叫都没有发出,瞪大的眼睛就已经被一只大掌覆盖。

只听到了一声难忍的呜咽,和一声痛心疾首的呼唤……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