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名利有几多,都付笑谈中(结局

小说:最强闲人作者:谈笑醉红尘更新时间:2019-05-22 15:22字数:605942

听着陈诚的话,王敬德苦涩的笑着,。挖到金矿?华夏国还有沒被发现的金矿么?分明是全世界的黄金都砸进來了!精于计算的王敬德迅速的估算手头的资金,沒一会,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因为王敬德发现,自己这边的资金,最多只能支撑1个小时了。

察觉到王敬德异样的情绪,陈诚心里仿佛明白到了什么,沉默了好一会,轻声问着:“我们的资金还能撑多久?”

王敬德无奈的竖起食指,眼里布满了悲观。他已经是倾尽全力了,但缺乏外援的他们,仿佛在做困兽斗似的,永远看不到希望在哪里。

这消息同样让陈诚心里升起几分窒息感,他如今迫切需要外援。可是谁还能帮自己?罗斯?这个曾经无限接近岳父这个位置的老人的确有能力拉自己一把,可是要他出手,难比登天。除此之外,自己还能指望谁?想到这里,陈诚就无比的抓狂。

“诚仔,关键时刻,怎么能少了我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來,陈诚心里微微一愣,循声望去,贾德那削瘦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手里还扬着一张瑞士银行的至尊卡。

“你怎么还那么精神呢?老不死的家伙,!”

陈诚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其实在泰国遇难的时候,他就已经原谅了贾德,如今,在陷入绝境的时候,贾德的出现,让他的心淡定了许多。

看着大屏幕上的股价,贾德缓缓的收起了笑容,因为他发现了,自己带來的资金,并不足以扭转乾坤。只是拖延喘息么?贾德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來。

“我找不到其他外援了!”陈诚无奈的笑着,从贾德的表情來看,他立即明白到,现在的资金还不足以翻身。

“诚仔,关键时刻要懂得低头!”

贾德轻轻的拍了拍陈诚的肩膀,随即把目光投向了琳娜和李欣岚。陈诚骤然会意过來,是要自己向女人低头,由她们出面去筹集资金么?想到要个性高傲的琳娜去求罗斯,要一向以冷艳示众的李欣岚去求香港的十大富豪,他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辛酸。

可是聪明的两个女孩却是已经明白到了贾德的意思,相视之下,双双走出了交易所。她们明白陈诚在犹豫什么,他的犹豫是因为在乎她们。也正因为这份在意,她们决定低头了。

“爸,求您帮陈诚一把!”

“什么?现在帮这混小子,娜儿,你疯了么?”

“......”

“李先生么,我是欣岚,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临近中午收市时分,贾德带來的资金也悉数耗尽了,看到两市指数依然顽强的守在1800点的位置,陈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琳娜和李欣岚一脸疲惫的回到交易所,手里各自紧紧抓着一张瑞士银行的至尊卡,。

贾德看到这卡,心知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轻轻的拉过陈诚,低声交待着。慢慢的,陈诚脸上浮起了惊喜。向贾德偷去钦佩的目光,贾德刚才在他耳边一直重复的话就是:“声东击西,暗度陈仓!”

是该模糊一下这金融大鳄的视线了,一直这么死扛黄金的价格,目标过于明显,就算得到了罗斯和香港十大富豪的援手,他们也不可能对抗整个世界。必须有策略了!

随着下午开市,陈诚破天荒的放弃了强攻黄金,转而投入到其他濒临破产的股票上。胜券在握的索罗显然不想给陈诚任何的希望,基本上市陈诚买哪只股票,他就围攻哪只。他就像猫捉老鼠一般,肆意的戏弄着陈诚。

就在陈诚在股市上被打得抱头乱窜的时候,大屏幕陡然一黑,紧张的交易所霎时间陷入了死寂之中。怎么回事?陈诚心里疑惑频生,可是贾德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似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轻轻的打了个响指,身后的随从收到暗号后,悄然离开交易所。

“由于地球磁极转换,全球一切电脑设备都陷入了瘫痪,目前技术人员正在全力抢修,预计在两小时后恢复正常!”

听到广播陡然传出的消息,陈诚和索罗同时陷入了沉默。电脑瘫痪意味着暂时休战么?不可能!必须把战场延续下去!陈诚和贾德心里同时浮起了相同的念头,既然电脑沒得用,那就恢复到股市刚创立的时候的人工报价!

“0158,入十万手!”

陈诚陡然喊出话,交易员立即拿着笔走到了一张半个墙壁大的纸张边写了上去。看到这一幕,索罗冷笑了一声,朝属下丢了一个眼神,心领神会的下属立即开始抛陈诚买入的股票。

“0777,入二十万手!”

“压死他,!”

“......”

战场就在双方的报价声中延续着,随着双方用來记录的纸张叠得越來越高,两边的交易员脸上都露出了难色。这愈发复杂的数字让他们感觉力不从心了。

索罗的笑容依然镇定,他早就知道,这样的战场,笔算是不够用的,所以一开始就托人把全深港市的计算器全给扫荡了,此刻只是轻轻的丢下了几个计算器给自己这边的交易员,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看到这番场景,陈诚气的差点沒有吐出血。因为他刚才收到消息,市面上沒有计算器了!自己这边靠一只笔,怎么拼的过索罗手里的计算器呐。

“不用怕,沒有计算器未必就是要输,我也有对策呢!”

随着贾德的话音落下,十八位六旬老人缓缓走入交易所,他们那蹒跚的步伐和老态龙钟的神态都让陈诚摸不着头脑。可是当他们走到桌子前的时候,却是整齐的把一个个算盘放到了桌面上,同时摸出了个茶壶,淡定的喝了一口茶。

“他们就是二十年前,港交所最强的精算师,华夏国十八天尊!”

贾德边给陈诚介绍着,边深深的鞠了一躬。为了请动这十多位德高望重的老精算师,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看到这一幕,索罗差点沒笑得从椅子上滚了下來。用算盘來拼自己的计算器?难道自己又回到了十九世纪?还有这些老古董,沒准连数字都看不清楚了。

听到索罗那讽刺的笑声,这些老精算师互视了一眼,同时冷笑了一声。算盘就快不过计算器?这可说不准,当初他们可是出了名的闪电手。想着想着,遂向陈诚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继续了。

陈诚带着怀疑的目光继续报着数字,心里却是严重信心不足。不是他不相信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而是用算盘拼计算器,这也太不靠谱了,。

慢慢的,时间就在一连串急促的算盘响声中流逝。索罗那边率先除了状况,只见一个年轻的精算师焦急的询问着:“索罗先生,计算器的位数不够用了,怎么办!”

听到这声音,索罗微微一愣,位数不够,该死的,自己怎么会忽略了这个关键问題。但是看着陈诚那边依然奋战着,眉头一皱之下,急吼着:“小数点后门的忽略,数字给我四舍五入!”

这响彻了整个交易所的吼声,让贾德开心的笑了起來。在股市里玩四舍五入,索罗,你怕是死得不够快呐。可是他的笑沒持续多久,自己这边也报急了。

“位数不够用了,怎么办?”

“老伙计,不用怕,不够位数用,加多几个算盘进去就是。我年轻的时候试过,可行的,照样算下去就是!”

这不以为然的声音出自一位精神很好的老先生,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又一排整齐的算盘铺到了桌面上。看到这一幕,陈诚似乎嗅到了胜利的味道了。随即向贾德投去一缕感激的目光,如果自己这边的计算不出问題,那么索罗那边必然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该买入黄金了!想到这里,大声的宣布抢购黄金!

听到陈诚再度把重点投向黄金上,索罗心里一沉,低声问着:“黄金现在是什么情况?”

正被一堆数字弄得焦头烂额的精算师们居然同时给出了十余份完全不一样的结果给索罗。看到这些数字,索罗只觉得头晕眼花,随即心里一狠,不顾一切的去打压黄金。

两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当大屏幕的再度发出亮光之际,陈诚朝着这些老精算师深深的鞠了一躬。因为他明白,胜负已定了!

果然,当屏幕上显示出和陈诚计算结果完全一致的股价时,索罗失神的跌坐在椅子上,。处于思维混乱的两个小时里,他对形势的判断是完全错误了。在这段时间内,因为黄金的疯涨,导致全世界的人都在抢购这象征着世界货币的黄金。他的资本再雄厚,面对着整个世界的抢购,他还是败得一塌涂地。

看着自己账户上那空荡荡的数字和一堆垃圾股。索罗的心不断的下沉着,缓缓的挪出交易所。而陈诚此刻则是被众人包围着,东方股神的再一次胜利让整个交易所陷入到了狂欢之中。可是就在众人欢呼的时候,贾德却悄然的离开了交易所,尾随着索罗。

当索罗走进到一间别墅前的时候,蒋心月迅速的迎了出來,抓着索罗的手臂,焦急的问着:“恩公,您答应今天告诉我,我的父亲是谁的,您快说呀!”

索罗闻言,嘴角扬起了残忍的笑容,附在蒋心月耳边低语了一阵。慢慢的,蒋心月傻傻的愣住了。眼神逐渐趋于恍惚,这事情的真深深的打击到了她。

“好了,看你的样子,活在世界上也是多余的了,我送你去见你的父亲吧!”

只见索罗缓缓的举起手枪,慢慢的对准了蒋心月的脑袋。可精神受到了强烈刺激的蒋心月根本沒意识到躲闪,在这关键时刻,贾德一把冲了出去。随着枪声响起,贾德小腹出现了一个血洞。

“哦,是你,我差点忘记了,你也是我的棋子之一,撞死陈诚妻儿的,不是你,而是我的阴谋。在你车轮下的,是尸体,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索罗肆意的笑着,他期待贾德脸上露出和蒋心月一样的表情。可是骤闻真相的贾德脸色却是平静如昔,一步步走向索罗。

“放下枪吧,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贾德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索罗不由自主的想放下枪,可是心底的不甘让他骤然回过神來,随着一连串的枪声响起,贾德整个人都被鲜血浸透了。

“仇恨只会让你不断做错事,放弃吧,。这是救你自己的唯一办法!”贾德眼里沒有丝毫的怨恨,只是带着怜悯的目光凝视着索罗。

“疯子,你就是疯子!”

索罗的精神完全崩溃了,他无法理解这个被自己陷害,出演了一出父子相残的好戏的男人,为什么一点都不恨他!他想不通,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人生观。

“疯子,其实这个世界上,大家都是疯子!”

贾德淡淡的笑着,眼前浮现起跟陈诚一起度过的短短数日。身子慢慢的变得冰冷起來。这个带着魔力的男人,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看着已经断了气的贾德,索罗缓缓的举起手枪,朝着太阳穴开了一枪。彻底的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欢庆完的陈诚,在走出交易所那一刻,一个孩子递给了他一张纸条。看完纸条上的内容,陈诚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当场愣住了。随即广播响起,

“就在十分钟前,曾经的一级重犯贾德,为了救下金融巨鳄索罗的义女蒋心月,在别墅中惨遭索罗杀害。而杀死贾德的索罗,因为畏惧法律的制裁,随后自杀。纵观贾德和索罗的一生,他们都充满了传奇的色彩......”

听着听着,陈诚的手开始颤抖着,嘴里呢喃着:“老不死的家伙,你终于死了!可你怎么就这样死了!”慢慢的,那张纸条飘落在地上,上面赫然写着:

“我不在这里,不要站在墓前哭泣;

我不在这里,不要站在我的坟墓旁边叹气流泪;

我不在这里,我沒有睡着;

我是扬起千千遍的风;

我是雪地上闪烁的白光;

我是拂照着田野的太阳;

我是秋天里温柔的雨;

我是夜空的星星;

不要站在我坟前哭泣;

我不在这里,我沒有消逝…”

“诚,你下一站打算去哪里?”李欣岚俏生生的站在陈诚面前,低声问着,身边还在着琳娜等人,。

凝视着这些陪自己走过了无数风雨的女孩,陈诚回头望了眼依然还在狂欢中的交易所。突然间明白了点什么,轻声说:“泰国,我父亲曾经待过的地方,也是他蜕变的地方!”

“我们一起去么?”女孩们异口同声的问着,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她们害怕,陈诚再一次无赖的逃跑!

“当然,因为我不想再生活在错过之中!”

陈诚露出了个标志性的无赖笑容,飞快的朝着一辆汽车跑去。女孩们顿时反应过來,连忙追了上去,边追边骂着:“你这个无赖,又想逃跑,沒那么容易!”

一个月过去,贾德昔日故居的草地上,陈诚正躺在上面懒懒的晒着太阳,李梦和艾莉尔轻轻的伏在陈诚的胸膛上,低声问着:“诚,你真的能放下那昔日的荣耀么?”

陈诚轻轻的抚着李梦和艾莉尔的秀发,坦然的笑着,

“那些名利啥的,都是浮云而已。我本來就是个闲人,受难的众生那么多,我哪里救得完。天道循环,既然世人要为名利而追逐,那么相应的,也得付出代价。我不追逐这些,所以一笑而过!闲时抿清茶一杯,醉看红尘中俗人的庸庸碌碌,挺好,真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