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大结局)决战幻神【下】

小说:魔王归来作者:天雨寒更新时间:2019-05-22 14:44字数:689636

奥利维和黑渊国王也被寒焰押回燃日,这两位国王曾带给燃日深重的灾难。他们的余生,将会在燃日的土地上饱受折磨。

寒焰带军队回了燃日,黄紫和逍遥带孔雀军团回到孔雀国,几天后,两人成婚。三兄弟及众人都参加了婚礼,送上厚礼祝福。

婚礼上,哑谜小声问寒焰:“看到旧情人成了别人床上的宠物,你心里一定在哭泣吧?黄紫可是个难得的女人。我常梦到和她**。”

寒焰说:“我现在心里在为他们祝福。”

哑谜嘟哝。

“鬼才相信。”

寒焰低声说:“我他妈的没期望你能相信。顺便告诉你,昨晚我梦到和你的妻子上床上了。”

哑谜说:“梦里我们有权力和任何一个自己得不到女人上床。我是不会吃醋的,至少你有两个妻子。我他妈的占了大便宜了。”

寒焰想在哑谜胃部捣一拳,但是在这样隆重幸庆的场合,最后还是忍住了。

黄紫和逍遥的婚礼完毕后,众人又来到燃日。寒焰准备三天后就去幻神神宫。“征罚”计划圆满成功,现在,只留下最后一件事情了。打败幻神,杀了撒克和金妮娅。他决定在办完这件事情,和小优小妖举行婚礼。

寒焰终于要去找父亲决战,小妖非常伤心,在花园里她乞求寒焰。

“求你,放弃这场决战吧。你和我父亲都是我最爱的男人,你们任何一个被对方杀死,我注定都难以承受。”

但是寒焰的意志却难以改变,他抚摸着小妖的脸庞,脑海里出现了当初她被推进自己囚室的模样。如果不是她,自己不可能从众生乐园逃走。也就没有摧毁所有敌人的这一天。他总是这样想,小妖是神派下来帮助他的天使。为了她,他可做任何事情。他亲吻她的额头。

“你是我的天使。我尽量会让这场战斗,有一个你可以承受的结果,但是,我不会放过撒克。他地罪孽太重了!只有他死了,所有被他折磨而死的亡灵才会得到安息。”

然后他要求小妖先离开。自己需要安静的思考,什么样的结局才能让小妖心中平衡。小妖离开花园。寒焰坐一块石头上。隐入沉思。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前面站着一个人,他抬起头,是小妖。

他站起来,摸摸她的头。

“你不要焦急。我会想出一个我们都能接受地办法。”

“我只需要你和幻神决斗!”她的眼里掠过一丝残酷。“砍下他的头颅。我一定会开心的唱歌。”

寒焰重新审视她。知道她不是小妖,而小涵了。她们实在是让人难以分辨。

小涵继续说:“你现在已经统治了整个大陆,燃日的国土和人口比曾经多了几倍。你成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王。你更应该砍下幻神地头颅。实现曾经地诺言,证明你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勇士!”

寒焰看着她,她此刻给人的感觉就象是一团永远看不破地迷雾。

“你确定。从你内心讲,真的希望让我杀死你的父亲吗?”

“我从来没有动摇过。”

“但是小妖和你地想法相反。”

“你可以认为我比她邪恶。如果能让幻神死。我宁愿做一个魔鬼。”

“那我是该听你的。还是听小妖地?”

“听从你内心最真实地意愿。”小涵把脸贴在他耳边。“我知道,其实你的心里也想砍下他地头颅。不然。你永远成不了大陆上第一人!”

寒焰说:“两天后我将去神宫。为我祈祷吧。”

小涵笑了,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我会准时在神宫出现,为我心中的勇士助威。”

然后她轻盈转身,象风一样,瞬间消失。

小涵离开,寒焰继续独在花园中沉思。不让任何人打扰。暮色降临的时候,珂珂拿着一封信进花园找他。珂珂把信递给寒焰。

“这是大哥让我交给你的。下午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祝我新婚快乐。”珂珂抬起手腕,戴着一串漂亮的石头手链。她显得很开心。“这是大哥送我的礼物。我想他的时候,抚摸着它,大哥就能感应到。”

现在寒焰真需要先哲一样的大哥给他指引。他打开那份信,上面只写了两句话:遵从你内心最真实的意愿。不要让任何人的思想干扰你。

寒焰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哥勘破了一

两天后,寒焰和众人起程。完成他最后的心愿。了解最后的恩怨。随行的人有哑谜、莫雷、逍遥、小优、小妖、黄紫、沙漠女王、珂珂、龙、蓝道夫、旖雅、红胡子、黑胖、达尔西。尽管大陆上无数人想目睹魔王和幻神的之战,但是他们不知道决战的时间。寒焰也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这场决战。所以消息根本就没有外泄。

寒焰还命人准备了几十辆马车。拉着一百个密封的大木桶。没人知道桶里装着什么,派什么用场。寒焰拒绝回答。人们只知道,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战将要拉开帷幕。

经过几天行程,一行人来神宫。幻神神宫,建造在深山中。一条峡谷是通向神宫的路。唯一的一条路。荒芜寂寞,如同幻神。

尽头是一个盆地。群山环绕,树木葱郁。神宫就建造在盆地中,都是石头堆砌,庞大宏伟。有一百多个台阶。Www..每一个台阶都冰冷,光亮,散发着让人敬畏的氛围。

小妖注视着这座宫殿,油然生出一种亲切感。这才是她真正的家园。母亲在这座宫殿中生下了她和姐姐。她本来可以和姐姐在这座宫殿中无忧无虑的生活,做为幻神之女,享有无尚的光荣。但是一切由于养父的闯入改变。小妖美丽的眸子里转动着泪水,晶莹剔透。

他们在距离神宫的十米外停下。士兵们把那几十几辆马车赶到两边的空地上。把一百个密封的木桶卸下。排放好后寒焰命令他们赶着空车离开。不准备再靠近。

这些木桶让人们更加困惑,里面到底是什么?!寒焰与幻神决战,他用什么方法破解幻影重重?这些疑问都在人们脑海中不断回旋。

峡谷中缓缓走来一个姑娘,谷中地风舞动着她的秀发和衣裙。她拥有和小妖一模一样的面容。而且穿扮也和小妖一样。所以,她也象一个天使。只是这个天使在别的心目中是邪恶的。

现在人们都知道,她叫小涵,小妖地姐姐,幻神的女儿。只是她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仇恨。走进峡谷。她面无表情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走到一边。一个人,一个阵营。显得很孤独。

小妖走到姐姐身边,和她并肩站在一起。两人相视温暖的笑了。她们简直就是彼此的影像!就象她们父亲的幻影。人们此刻再分不清楚,谁是小妖,谁又是涵。不由感叹生命地神奇。如果把她们分开。真是罪过。但是她们却分离了漫长地岁月。

小妖拉住姐姐的手,姐妹俩的手握地紧紧的。两人注视着高耸的神宫,那是自己地家园吗?巍峨的宫殿还记得这对小主人吗?小妖心里涌起一阵酸楚。她地这种感觉,小涵也强烈体会到了。

“姐姐,原谅我们地父亲吧。”

“不。”

“他是爱我们的。”

“我地记忆里只有母亲的泪水。还有她临死时候的情景。而没有父亲的爱。”

小妖再没说什么,她现在只能为爱人和父亲祈祷。

这时候峡谷里又走来一个人。僧侣的打扮。赤着脚戴着一个斗笠,遮挡了大部分的面孔。快要进了盆地。哑谜冲着达尔西叫道:“把这个想来看热闹的混球赶走。”又对寒焰说:“我们应该派支军队守在峡谷口。有些消息灵通的家伙会来看热闹。”

寒焰阻止了达尔西,脸上有一种欣慰的笑容。他和珂珂相视了一眼,兄妹俩交换了一种只有他们理解的讯息。这个僧侣打扮的人,是他们的大哥,慧。

慧走到另一侧,静静站立。不看任何人。虽然人们对他充满了解析的好奇。

寒焰和珂珂也没有在众人面前和大哥打招呼,慧对他们说过,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不再是普祥。

哑谜对寒焰说:“这家伙是不是幻神请来的帮手?”

寒焰说“如果幻神请帮手,就不是幻神了。对了,这次决战你是希望我胜利还是你的干爹。”

“当然是你了!”哑谜说:“我现在都忘记了自己有一个干爹了。”

神宫的大门缓缓启开,如同一个尘封以久的世界,终于打开了一扇窗。披着尘埃之色的幻神出现在神宫门口。然后从高高的台阶缓慢往下走。显得还是那样疲惫不堪。跟着撒克和金妮娅。只有兄妹俩,再没有其他人。而神宫内,有一千多名功夫很好的仆人。狮魔要求带人帮助主人一起干掉神宫外的人。

幻神冷声对他说:“今天是我和魔王之间的事情。明白了吗?”

看着下面三兄弟等人,兄妹俩显得很不安。古斯塔沦陷后,兄妹俩的精神也彻底溃毁了,每天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愿醒来。当黑渊国也被征服的消息传来,撒克明白,很快他就能看到死对头魔王了。魔王是不会放过他的。

先前幻神走进他们的房间,兄妹俩正坐在地毯上,猜拳喝酒。金妮娅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失去了往日动人的姿态;撒克更象一个十足的酒鬼。胡子也不剃了,衣服也不换了。浑身散发着酒气。兄妹俩在醉的奇妙世界中沉沦。

幻神扬起一条索魂链打碎了他们手里的酒瓶。兄妹俩愣怔的看着舅舅。

幻神对他们说:“魔王来了,就在神宫的门外。你们准备一下。”

兄妹俩面面相觑,眼神中明显流露出恐慌。金妮娅爬到舅舅的脚下,哭着说:“舅舅,您想把我和撒克交出去换取您的平安吗?”

幻神说:“我不会出卖自己的亲人来换取平安和利益。我是让你们把自己整理一下,光鲜骄傲的跟随我出去。面对你们地宿敌!我会尽力为维护你们的生命而战!”

金妮娅乞求舅舅。

“舅舅,我现在没能勇气面对那些家伙……”

金妮娅的话还没说完幻神抬腿把她踢在一边。用一根索魂链指着她。

“要么骄傲的走出去,要么我就让魔王亲自进来。你们选择吧。”

兄妹俩只能把自己收拾的如同以往一样光鲜,按着舅舅地意愿。带着骄傲的神情跟着舅舅走出神宫。

看着走下来的幻神和撒克兄妹,哑谜对寒焰说:“撒克和金妮娅看上去过的很不错。答应我一件事。放过金妮娅吧,象这么美妙的尤物一百年才出一个。就把她交给我吧。我会替你折磨她的。”

寒焰说:“如果她地愿意地话。一路看中文网我答应你。”

哑谜说:“我会说服她的。”

幻神和撒克兄妹终于走下来,他先走到孪生姐妹的面前,看着两个让他都难以区别地女儿。空冷的眼里泛起一缕柔情。撒克和金妮娅友好的和两个表妹打招呼。孪生姐妹没有回应他们。兄妹俩显得有些尴尬。

孪生姐妹注视着幻神。小涵首先开口。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有一个勇士可以真正挑战你地地位。我会微笑着看着你的头颅从脖子上滚落。幻神知道了她是自己地大女儿。

姐姐绝情地话让小妖很难过。她上前一步,轻轻吻了一个父亲的额头。

“我爱你父亲。”

幻神知道了她是自己地小女儿。

小妖又退回原来的位置,恍惚间,她们又让人难以分辨了。

面对两个女儿,如同一个奇迹。幻神第一次露出一丝微笑。如同阳光投射在一粒镜屑上。

他对两个女儿说:“我爱你们。”

幻神又回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孤独神秘的慧。撒克警觉地小声对舅舅说:“这个人不简单,一定是魔王请来的帮手。那个杂种可是非常狡猾的。”

幻神冷冰冰地回敬自己的外甥。如果魔王想请帮手,就会带一支军队而来了。”

撒克讨了个没趣。然后幻神向寒焰他们走去。撒克和金妮娅紧紧跟随着舅舅。幻神距寒焰他们十几步外停下。

面对幻神。哑谜总有一种难以稀释的敬畏。尽管他现在是一个国王了。他谦恭的问候了干爹。幻神点了一下头。哑谜又笑着和撒克打招呼。

“嗨,你这个软蛋,我还以为你现在比一条无家可归的狗更糟糕。没想到你还过的不错吗?”

虽然撒克恨不得剥哑谜的皮,喝他的血。但是他尽量使自己在众人面前保持一定的风度。

“原来是哑谜。穿了一身国王的衣服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不过这身国王的衣服让你看起来更像一个小丑。等我伟大的舅舅把你的兄弟干掉后,我会好好和你谈谈的……”

哑谜笑着说:“如果你真是个男人。我倒是希望看到你亲自对付宿敌,而不是我伟大的干爹。你这个怯懦的胆小鬼!”

撒克再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哑谜又看着金妮娅,悄悄咽了口涎水。金妮娅朝他勾魂一笑。哑谜决定一定要保住这个尤物的命。

金妮娅又把目光投向寒焰,这个她一直梦想征服的男人,却成为了她的噩梦。她对寒焰说:“我最终还是未能征服你。”

寒焰说:“只有真正爱我的人才能征服我。”

金妮娅说:“其实我也爱你。”

寒焰说:“我不会当真。”

金妮娅再也没说什么,有些失魂落魄。

寒焰的目光最终锁定在幻神身上。

“我来兑现我的承诺。”

幻神说:“我一直等着你。你没有让我失望。”

寒焰说:“今天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战争。”

幻神:“我赞成。”

寒焰不回头,对身后的众人大声说:“都退后!除了替我收尸,不准再靠近战场!”

众人都退出一百多米。

幻神对身后的撒克说:“你应该对你的老对手说两句话。而不是沉默到最后,只敢在心里祈祷他的生命被我终结。”

撒克真没有勇气再与燃日的王子对视了。他输得一败涂地。做为一个失败者,如同被推进了深渊。但是他不敢违背舅舅地愿意。他把目光投向寒焰,寒焰显得很平静。

撒克对寒焰说:“当我舅舅索魂链穿透你身体的瞬间,我会鼓掌。”

“我会看着你死去。”寒焰看着撒克。又补充说:“我还可以告诉你,你的父亲过的很好,他和黑渊国王如今被关在同一个笼子里。胃口变得比以前更好了。他让我给你和金妮娅带句话。他这一生最大的失败,既不是亡国也不是被关在笼子里,而是生了你们。”

仿佛被兵器击中,撒克地身体震颤了一下。紧咬着牙关。脸色铁青。金妮娅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幻神对两个外甥说:“退下。”

撒克和金妮娅也退后,现在如同落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抱有最后的希望,舅舅能打败魔王。幻神战败,兄妹俩的命运将没有任何悬念。

寒焰拔出战神之刃,插进脚下土地。然后把剑鞘取下扔在一边。又把上衣脱掉,露出伤痕累累却异常强健的胸膛。

幻神对寒焰说:“可以看得出,我地两个女儿同时爱上了一个人。”

寒焰说:“我不希望你手下留情。我也不会。我们进行一场公平地决战。”

幻神看了眼周围那些密封的大木桶。他没有问寒焰里面装的是什么,而是挥起一条索魂链击在其中一个木桶上。木桶碎裂,“哗啦”一声。闪着白光地水四下流淌。原来这些木桶中装的都是水!众人似明白了什么……

小涵对妹妹说:“我们没有看错人,他既是个勇士,也是一个疯子。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小妖说:“你难道真地那么想让父亲死吗?!”

小涵没有作声。

幻神首先发起攻击,胸前的两条索魂链迅捷击向寒焰。一上一下。寒焰地手握在战神之刃上。大吼声神刃从地里拔起,不带出一粒泥土。神刃在寒焰手中转动。两条索魂链被切断。但是幻神不给他一点喘息地时间,背后的两条索魂链又闪电般击向寒焰,寒焰把那两条索魂链砍断后,幻神胸前被寒焰切断地那两根索魂链又恢复了原来的长度!然后八条索魂链轮番向寒焰进攻,寒焰前后左右到处是索魂链的影子,寒焰神剑不停挥舞,六星的光芒在瞬间不断交替混合,把寒焰身体包裹住,密不透风。

索魂链一截截被切断掉落在地上。很快,一地被切断的索魂链。而幻神的索魂链是不可能彻底被毁灭的!除非摧毁幻神体内索魂链的根,让它不再生长。幻神的进攻越来越凌厉。每条索魂链如同被施了魔法,都似有自己的思想,如何进攻,在何时进攻,进攻什么点,哪一条被切断哪一条立刻补上前者的空隙。一切都分秒不差恰到好处。寒焰身上的关键部位不停遭受幻神的索魂链致命的进攻。

战斗愈加强烈,人们都的心都吊在了嗓子上。

哑谜对莫雷说:“这样下去,疯子会被累死的。那些索魂链真是太可怕了。我敢肯定,一定有八个小魔鬼在幻神体内操纵它们。”莫雷说:“而幻神还没有用他的幻神重重的呐!”

“现在一副最好的棺材多少钱?”

“听说涨价了。”

“你们两个混蛋闭嘴!”小优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寒焰会赢得这场决斗的胜利的!”

珂珂却用劲掐了莫雷一下,莫雷硬忍着没叫出声。

撒克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他对妹妹说:“我说过,就算这个杂种得到战神之刃也难以打败舅舅。我们等着鼓掌吧。”

金妮娅说:“但愿如此。”

小优和小妖的眼睛更是紧紧盯着战场。而小妖现在则不知道应该为谁担忧。父亲?爱人?此刻她也分明感觉到了姐姐强烈的担忧传达到了她的心脏。姐姐又在为谁担

慧,静静看着大陆上两个最强大的勇士地决斗。发出一声没有人听到的叹息。

寒焰似被漫天的索魂链链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他利用风之影的身法,神刃、寒空烈焰剑,在艰难和幻神周旋。时间在缓慢划过,终于寒焰抓住电光火石地一个刹那,幻神的一条索魂链补位稍微慢了一下。寒焰手中神刃以自己为中心挥舞一圈。身边那些纠缠的索魂链被同时切断五条!幻神两条索魂链保护自己,另一条又击向寒焰。另外五条索魂链还没有恢复原状。寒焰把击向自己的那条索魂链砍断,然后连续向幻神劈出几剑,几色彩各异的剑光扑向幻神,幻神只能先闪避。寒焰又挥出几次。这次目标不再是幻神,而是周围的那些木桶,十几道剑光击在十几个木桶上,被击中地木桶同时爆裂,桶里地水奔流出来。幻神的那五条索魂链也恢复原状,再次击向寒焰!寒焰的面前突然坚起一道晶莹地冰墙。有一尺多厚。几条索魂链虽然击在冰墙上。冰墙碎裂。但是也迟滞了索魂链的速度,寒焰又连续劈开十几个木桶。战场中到处是流淌的水,寒焰用意志任何支配着这些水。一部分变成雪在战场上飘飞。而另一部分接连在寒焰和幻神之间竖起几道冰墙。幻神索魂链迅猛拍打着那些冰墙,冰墙不断爆裂。寒焰则利用宝贵地时候剩下的水桶都劈开。空中地雪飘地更密,地上的冰结地更厚。寒焰把战场变成了冰雪天地。

幻神的索魂链用思想控制。而这些冰雪寒焰是用意念左右,针锋相对。寒焰开始反击。左手来断挥动。凝结了无数冰剑,这些冰剑轮番向幻神发起攻击。幻神索魂链挥动对付那些冰剑。一批冰剑被击碎。另一批又到。如同刚才索魂链攻击寒焰,现在幻神四周到处是明晃晃的冰剑。天空的雪,还在下。周围也越来越冷。哑谜他们的眉毛都白了。哑谜冻的直哆嗦,后悔自己没多穿几件衣服来。沙漠女王更不习惯这样的气候,冻的抱住哑谜,希望能暖和一些。

冰剑还在继续攻击幻神,而幻神周围升起四座冰墙,然后向他合拢。观战的人都心情澎湃,这一战真是惊心动魄。幻神四三条索魂链把自己象粽子一样紧紧包裹,如同披上了一件铠甲。只只露一双眼睛,然后另外五条索魂链不再对付那些没完没了的冰剑,而是摧毁那四堵向自己聚拢的冰墙。那些冰剑刺在索魂链组成的铠甲上,纷纷折断。

四堵冰墙被索魂链摧毁,然后索魂链击向寒焰,寒焰再对付幻神的那几条索魂链的时候,幻神的胸膛探了一个脑袋,然一个“幻神”从他体内走出。这一刻人们都瞪大了眼睛,幻影重重!都能想像到,很快,战场中将布满幻神的幻影。成千上万的索魂链将会把寒焰无情毁灭。而寒焰就算能判断出哪个是真正的幻神,在他击中幻神的瞬间,幻影会立刻李代桃僵。

出来一个幻影,幻神包裹着自己的索魂链松开,八条索魂链又轮番进攻寒焰。而那个幻影,又开始分裂。很快,第二个幻影诞生!然后一个幻影也加入战斗。攻击寒焰的又多了八条索魂链!第三个幻影则继续分裂。撒克和金妮娅终于松了口气,寒焰要完蛋了。而其余的人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寒焰该怎么办?

此时的战场,完全成了冰雪天地。并且有凛冽的寒风。符合寒焰的要求了。在漫天的索魂链影中,寒焰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突然,地上的冰都纷纷升起,在空中变成雪屑,结合天空的雪,汇聚在一起,然后又形成三条雪龙,在空中飞舞。雪龙越来越粗,直径达到三米。突然寒焰大喊一声,三条雪龙飞快扑向地上的“三个幻神”。而第三个“幻神”体内的“幻神”才钻出一半。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三条雪龙裹住了“三个幻半”把他们彻底埋没,然后这些雪在瞬间结冰,比岩石还要坚硬。幻神和他地幻影被瞬间冰封!撒克和金妮娅的心彻底冷却!所有人才明白,寒焰原来是用这种办法对付幻神的幻影重重!

那么被冰封的三个幻神中。那一个才是幻神的真身?被冰封地幻神,很快就会破除包裹自己的坚硬寒冰。时间紧迫,寒焰身影一闪,到了一个被冰封的幻神前,挥起剑大声问小涵。

“让你的父亲死吗?!”

小妖叫道:“不要!”

小涵大声叫:“杀了他!”

寒焰挥起神刃劈在那个冰冻的幻神身上,头部被砍下!掉在地上。没有一点血。不是真身。寒焰身影又扑到第二个冰封的幻神旁边。再次挥起剑大声问小涵。“让你地父亲死吗?!”

“不!求你……”小妖腿一软坐在地上了。“住手!”

小涵这次地声不象刚才那么大,并充满仇恨了。

“杀了他。”

寒焰又一剑砍下幻神冰冻的头颅,头颅落地……

寒焰的身影又飞快闪到最后一个被冰冻地幻神前。举起剑,大声对小涵说:“这是最后一次让你父亲活下去的机会了!让你的父亲死吗?!”

“停下来!你这个混蛋!求你……”小妖哭着说:“求你,停下……”然后她抱住姐姐地腿。“姐姐!让他停下。我不能没有父亲!你也不能没有!他爱我们!他真的爱我们……呜呜……让那个疯子住手……”

小涵嘴唇颤动着,她想吐出那三个字。却感觉那么吃力。最终她喊出声。

“不要杀我地父亲!”

这一句话传在每一个人地耳朵里。灵魂都在震颤……

寒焰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笑容。慧地脸上也露出一种笑容。然后转身。在人们的不注意中离去。

包裹最后一个幻神的坚冰也在此时碎裂,纷纷落地。幻神的身影再次映入人们眼帘。还是那样疲惫不堪。这个是幻神的真身。寒焰的剑架在幻神脖子上,幻神没有任何表情。八条索魂链都垂在地上,没有反抗的意向。

寒焰说:“我赢了,赢得这场决战。你也赢了,赢得了你的女儿。如果不是她们让我住手,你已经消失了。”寒焰把剑从幻神脖子上移开,幻神拧过头去看两个女儿。小妖和小涵哭着跑过来,姐妹俩抱住自己的父亲。

小涵第一次亲吻父亲。她流着泪说:“我一直认为你不可被原谅,我一直提醒自己恨你,但是刚才我才知道,父亲,我不能没有你。”

幻神空冷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一种液体充溢。人们给那种液体取了个名儿——泪水。

幻神对两个女儿说:“我爱你们,超过我的生命。”

突然,掌声响起,当然不是撒克的掌声。是哑谜他们的。都被这一幕感动。幻神终于走他的神坛。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哑谜抹着泪对莫雷说:“真他妈的太感人了!把你的衣袖借我用用。”莫雷说:“我的都不够用。”

寒焰提着剑走向撒克兄妹,撒克和金妮娅此刻都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死神降临。一个是美丽的女死神,一个是英俊的男死神。分别向兄妹俩张开臂膀。

幻神的声传入兄妹俩的耳朵。

“我已经尽力了。不要再让我失望,尊严的死去吧。”

哑谜赶紧跑过来,对金妮娅说:“美人,我一直无法忘记你。其实大陆上最爱你的男人是我,现在古斯塔成了我的国家,而我是国王,和我在一起吧!你还会享受你曾经拥有的一切……”

金妮娅走到寒焰面前,红润的嘴唇印在他的唇上。寒焰没有拒绝。他已经预见了金妮娅的下场。

金妮娅对寒焰说:“在我的心里,你是一个英雄。我告诉你一句实话,其实,就算我得到你,也不会把你的头颅割下放在花盆里。我想让你做我的丈夫。你可以不相信。”

然后金妮娅后退几步,抽出一把短刀,对寒焰说:“请在我死后,割下我的头颅,种植一盆大陆上最美的玫瑰。”

寒焰说:“我会做到的。”

哑谜忙叫:“美人,放下你的刀!请不要这样……”

金妮娅轻蔑地对哑谜说:“你在我的眼里,永远是一个可恶的人贩子。”

说完这位大陆上最让人**的美人用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鲜血喷涌而出,金妮娅倒在地上。

撒克走到妹妹身边,捡起沾满鲜血的短刀。又伏下身轻轻吻了一下妹妹的金色的卷发,苍白的脸颊。然后把那把短刀刺进自己的胸膛,直至刀柄。撒克的身体晃动着。他眼睛里的神采逐渐消失。

他对寒焰说:“你赢了,寒焰。”

寒焰说:“你死的象一个勇士,撒克。”

撒克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他的身体抽搐着。突然,撒克用手摸着自己的裤裆,然后说了临死前最后的话。

“硬了……硬了……”——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