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悲哀的胜利(完结篇)

小说:天行客作者:霸刀更新时间:2019-05-22 15:20字数:1019256

  这场战役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阿比的攻击力并不是很强,但无论是什么招数打到他身上,都像是打到了影子,即便是卍字金龙也对他无可奈何。

  阿比露出残酷的笑意,我看到他打出的影像……真圈的鹫人大厅里,阿比的雕像正要发动光束!那、那是打向燕子天的雕像啊!

  “只要是背叛我的,都没有好下场!”阿比喊出时,我正急攻向他,却一样没有任何杀伤力,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燕子天被废吗?

  突然一个身影急转而至,是心奴!他脱困而出,要助我一臂之力,可是紫仙、月丝黛及卡丽丝从后追击着他。

  “紫仙,你们先放下仇恨,大家危险啊!”我急呼着,紫仙等人发出的三道气功竟是硬生生打在心奴身上!

  一股鲜血喷出,心奴不顾自身状况,倾全身功力,他身后辐射光芒集结,劈向了阿比。

  转瞬之间,战局大变,“啊……”一阵惨嚎,叫出的是卡丽丝。

  心奴的出击,让阿比控制不住鹫人大厅里的阿比雕像,雕像上发出的光束打偏了方向,原本受袭的应是燕子天雕像,没想到被打到的竟是卡丽丝雕像。

  卡丽丝望着我,一字一句清楚传入我耳中:“老大,对不起,我必须尽忠于老妖精,他、他是、他是所有一切的、的……”

  她传出最后的五个字─“幕后主使者”。

  然后她成了三十六将中第一个阵亡的人。

  这位妖精女王,便这样丧生在银河中心的战场上,美丽的脸孔之下,是万般的无奈及宿命的不可违。

  死前的意念点点滴滴都流入了我的脑海,唉!妖精族当真是最悲哀的种族,除了卡丽丝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老妖精的阴谋,甚至包括围攻天极魔殿的五位书

  人,也以为是帮我打仗啊……

  老妖精啊老妖精,真是够狠毒,用自己的子弟兵当起炮灰。

  这时,处处逼杀心奴的紫仙及月丝黛,合力击出强大的气功,直击向心奴后背,此时的心奴和我分由两侧正急攻向阿比,我被隔绝在另一边,不知道如何相救

  。我看着他一样没有抵抗的意思,正想呼喊示警,突然─紫仙及月丝黛的闪闪气功本已快攻到心奴,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它转弯了!气功越过心奴的头顶,由空

  劈下,正中阿比!

  “啊……”阿比无预警地被突来的气功击中,惨叫了一声,他发狂般指挥真圈鹫人大厅里的阿比雕像,不分敌我到处乱打,只见不少人因雕像被击破而倒下,现场

  一片混乱。

  不知是我方运气好,还是阿比搞不清楚,那效忠阿比的瞎老头及兰若望先行阵亡,这点让三十六将除了天影神炼,不论原先站在哪一边的,全都死命攻向阿比

  。

  本来天圣及天魔和怪怪老及久久正打得不分轩轾,但此时所有人都因阿比的行为而向我们靠拢,赤炼魔神的圣魔流军及梵禅的三十三天大军加入围攻的行列,

  加上鬼影也制伏了光影,情势变了,转为对我们越来越有利。

  “哈哈……当真逼我现出原形……”阿比、天圣、天魔的身躯迅速膨胀,瞬间,三人喷了出去,结合在一起,一尊可怕的三面六手巨大怪物,出现在银河中心的圆

  盘气罩上方,威武凛凛,像是踏着圆盘的巨人。

  同时,天影神炼挣脱燕子天及五爪金鹰的夹攻,喷向三天巨人,它被三天巨人收在手掌心里,局势再度逆转,如果三天巨人用它开启气罩,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

  怪怪老瞠目结舌,直呼:“这、这又是‘三位一体’,三天和老妖精之间是、是有关联的。”

  “我明白了,当年派到银河的地方神是……”久久大喊一声。

  “是由老妖精去接驾的,他动了手脚,所以眼前的三天根本不是神界派来的银河地方神!”怪怪老接口说。

  天帝就是天圣!也是天魔!三天其实是一人三条魂魄,也是在加冕屋中制造出来的怪物。卡丽丝所传的讯息无误,现在证实了,真正控制银河的是─老妖精。

  “哈哈……亚父助我得银河,也将助我得以争霸宇宙,挡我的都要死!”三天称老妖精为亚父,答案全已揭晓。

  成了三面巨人怪物的三天在气罩前急转,三张口中吐出一团团高热烈焰,阵阵袭来,让我们如受火烤。回头一望,一些功力不足的圣魔流大军、伊甸园部队及

  三十三天释者部队、妖兽大军,马上化为灰烬。

  “大家快退!”我传出意识,忽然一股意念传来,是老玳的声音:“老大,你和心奴合攻,可破此敌!”

  我不敢迟疑,慢一分我方不知要多死多少人,卍字金龙已出,朝三天上射出无数金光闪耀的龙须,同一时间,心奴射出无数闇黑色龙须。

  “天啊!金、闇合一!”雪鸮轻声说出。“这、这是龙神想做而做不到的……”

  老玳急着说起一个古怪的功法,我和心奴心意相通,同时现学现卖。

  “临阵学功,让你们死。”三天三只手扯着金龙须,三只手扯着闇龙须,“三天神威!”由他手上传导而来可怕的刺心感,打在我体内“五层加冕球”之上,加冕球泄

  出无数元功。

  “九妹,看你了!即使咱们九兽今日全数灵灭,也不能灭了威风!”老玳坚决地说,只见彩帽飞身扑向我体内的加冕球,那些剌针全数钉打在它身上……

  “彩帽啊……”我喉头哽住,它、它……

  “老大,和你相处数百年了,没帮到你什么,愿老大别忘了彩帽。”它留下了最后的话语。

  老玳的指挥之下,雪鸮飞向心奴,用一层层的雪泡包覆住心奴。

  “五弟……”心奴感动不已,九兽自亿年前分裂以来,这是第一次合作,也将是最后一次的合作,真是何等的悲壮啊!

  “老大,愿你成功!”雪鸮只留下这一句话,已被三天神威发出的刺针穿透。

  “鸮兄啊……”

  和雪鸮交情匪浅的燕子天大声呼出,飞雨双剑直喷向三天,同一时间,五爪金鹰的五鹰刀扫向三天的下盘,三十六将没死的,除了天影神炼以外全上了,闪落

  、黑羽更是挺身而出,两张黑皮罩住了三天的头顶。

  “金闇化天灵!”我和心奴心意相连,由龙须上分别传入金、闇两气,三天庞大的身躯,由里而外被绞化。

  “死吧,一起死吧!”我怒急强攻,彩帽、雪鸮啊!我不会让你们的血白流。

  我看到围攻三天的贝立斯、淇殷染、八里八、火焱巨精、东叶一一被烈焰所焚,心中无比怅然,难道这便是我要的吗?

  同志们用血肉之躯换来的却不是胜利,因为远处仙境六区方向,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那是老妖精!他一样那么慈祥善颜,见到这般情景,真让人心里又

  是忿恨又是难过。

  怪怪老大叫:“原来真正的藏镜人真的是你,老妖精!你、你让这个怪物冒充银河地方神!”

  老妖精笑嘻嘻的,不回答。

  “百万年前,你自封入加冕屋之中,就……就是要帮助心奴,让他五层加冕!并且给了他方向,让他制造出亿灵珠!”久久老和尚大声地说。

  我回想起妖精阿留王和心奴的那段历史,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妖精安排的,而在妖精岛上洒了绿孢子,让阿留王死于非命的,便是─老妖精。

  “是你杀了阿留王,你杀人灭口,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我激动地喊出。

  老妖精笑而不答,一手稍稍晃动着,那蛇般的尾巴卷得半天高。

  “千刺人因为发现你们的阴谋,你们才对付他,是吗?而我这个兄弟也是你安排留在银河的。”鬼影跟着说道。

  天啊!千刺人才是受害者。

  “准备了好久好久了,只为了这一局。”老妖精终于开口了,“跟你们说吧!是我建议龙神让闇龙来银河的,呵呵……你们这一群武夫,实在很浪费我的智慧!”

  “亚父,你、你来了。”三天被罩上闪落及黑羽两张黑皮的头,发出兴奋又着急的语气,“他们不要命了,快点杀了他们,我们只要将天影神炼放到魔月门,必可

  制出兆灵珠,不说是银河,整个宇宙都会是我们的……”

  但在远处的老妖精笑了笑,手指向心奴,我明白了,即使他们取到天影神炼又如何?心奴不死,魔月的亿灵珠是不会听命于老妖精的。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亚父!”今日第一次听到三天显露出惊恐的声音,现在他只求看到他的亚父,盛怒之下全身功力打向黑羽、闪落!

  天啊!他们两人瞬间化为灰烬……

  我哭了,他们自从认我为主人,相处不久即跟随着鬼影前往幻之魔岛,经过改造得以重生,壮志未成,竟以身殉。

  鬼影及密塔几乎同时出招,加上我和心奴由内、燕子天及五爪金鹰由外夹攻,大家都豁出去了。

  子天的飞雨剑及金鹰的五鹰刀,选上的是三天最弱的颈部,“啊……”一声声吼叫,这银河主宰竟然被他们两人这么一左一右砍下来,那有着阿比、天圣、天魔三

  面脸孔的头颅窜入天际,惊骇无比,眼睛还盯着远处的老妖精,直呼:“为什么?”

  老妖精还是笑着:“谢谢你啰!哈哈,你辛苦了。”

  他不管三天死活,手一挥,原在三天手上、闪闪发亮的金属块腾空而出!

  天影神炼!我们都在应付三天,没留意到这个攸关胜负的关键之物,即将落入老妖精手中,突然原已被鬼影制伏住的光之影魔,射出刺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

  势,由侧面拦截,刺光裹住了天影神炼。

  “和我抢!”原本老神在在、一脸慈眉善目的老妖精,出现狰狞恐怖的面貌,他身上飘出了五个老妖精!他以幻外分身修出了五条的魂魄!

  由那五条魂魄分别射出云、雪、水、火、绿五支仙女棒,瞬间光之影魔马上被绞化,散开的光之影魔没有马上毙命,那裹住天影神炼的刺光飞起,朝鬼影而去

  ,一张黑皮闪出包住金属块,天影神炼被鬼影收了。

  “兄弟,对不起,我、我坏事了,我不该和这般恶人合作……”光之影魔留下这句话,光团化掉,死了。

  “大家上啊!”

  我不加思索的高呼,怪怪老、久久、心奴及三十六将一拥而出。

  又是一场大混战,大家已交战多时,兵疲马困,此时是放尽力气一搏。

  老妖精算计精准,银河中心区的灵能早已被天影神炼身上的魔月之心吸空,我们消耗的功力得不到灵能补充,渐渐不支了。

  我们分批对付五个老妖精,随着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志一一倒下,战局最后成了……我拆分两人,对上两个老妖精魂魄;心奴应付一人,怪怪老及久久合力对上

  其一,其余所有幸存的三十六将围攻剩下的一条魂魄。

  “阿风,放下吧!你们不是我的对手的。”老妖精对我百般笼络,“你杀了心奴,魔月的亿灵珠便成无主之物,只要我们合作,必可制出兆灵珠,最后联手进军神

  界。”

  我没理他。

  “你想想,龙神害你那么苦,有了兆灵珠,你可以找他讨个公道!”

  我的答案清楚简单,我把老妖精给的五层加冕功法回馈给他,两条魂魄对上他两条魂魄,我发出的龙须和他那仙女棒打出的光彩,在空中交缠着。

  “阿风,神界现在混沌不明,你的灌子师父是生是死没人知道,难道你不想去找他?”

  灌子师父!一想到他,一股出世的念头涌现,我心思不知飘到了哪里?

  “你文素师父也等于死在心奴手中,难道你不想要报仇吗?”

  文素师父!心奴!我冷眼看了看和老妖精其中一条魂魄打得不可开交的心奴。

  “那颗魔月的亿灵珠是心奴造的,我们取来使用只是将那万恶之物制成有用的东西,你不要太乡愿。”老妖精字字句句都在蛊惑着我。“现在神界‘天神方’及‘恶神方’

  正在大战,无数大星系都遭殃了。”

  “兆灵珠一起,银河必是毁灭!”我一语回了过去,任凭他鼓舌如簧,我坚持的信念不变。

  他稍稍有些变脸,但随即又现出慈祥模样,说话的声音更加柔和:“阿风,舍了小我吧!只要我们能平服两个神方,就可以解救更多生灵,这才是大爱!”

  他为什么要说服我,因为心奴存在他便无法顺利取出亿灵珠吧!即便心奴死了,亿灵珠仍是心奴之物,只有由我动手,藉因果循环的原理让心奴灵灭,然后他

  才能顺利达成他要的吧!

  “这些银河生灵只是做出点必要的牺牲,他们的英灵将与世长存啊!”他为了掩饰自己那丑陋的行径,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老妖精!呵呵,你慢慢作梦吧!”我泼了一桶冷水过去,“连卡丽丝等族人,你都可以出卖,你真是有够─贱!”

  对付我的两条老妖精魂魄捉狂了,漫天的黑云涌现,由云*出无数水珠,每一颗水珠都有强烈的侵蚀功法。这、这是水妖精及云妖精的混合功法!

  原来我对上的两条老妖精魂魄,分别有着水妖精及云妖精的特性,突然我有一种感觉……我感到了水书人的存在。

  眼前的老妖精怎么变成了水书人,她在向我说着:“传人,我是水书人啊!你忘了吗?”那美丽而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我,她身上有我的血,她是我最亲的人啊!

  我永远忘不了在恶人通道,她为了救我,宁愿牺牲自己。

  稍不留神,半空中的水珠集结成一把水刃,我、我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切开……我的一条魂魄瞬间化为乌有!那水刃灭了我的分身,转个弯直向我的本尊切了过

  来。

  我脑子里却还留着水书人的影像。

  “老大啊……”一个人急奔而出,是、是诸雨路,一直刻意和我保持距离的她,怎么来了,她飞身扑上,正撞上这把水刃。

  “雨路……”

  眼前的水书人消失了,换上的是那狰狞的老妖精脸孔,“雨路……”我一手环抱,她的血和着我的泪,我要老妖精付出代价!

  我够了、今天够了、大家也死够了!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由我身上发出,那是从未有过的力量,我只想把世界染红。

  “忍耐之心发挥到极致,真是可怕。”老玳突然传出这句话,它试图要浇熄我的怒火吗?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只知道我要灭了老妖精!

  那无限放大了的功法排山倒海而去。

  我身上的五层加冕球破开了,老妖精的元功和我的元功,两大气团在前方相遇,我丝毫没留下一滴护身的保命真元,忽见紫仙及月丝黛由后而来,她们见此舍

  命相救,无数魔功由她们身上传导而至。

  “阿风,你、你撑着点!”身后的月丝黛说着。

  “姐姐,大哥他……”紫仙显露出无比的惊恐。

  “功法发了,不能收回,否则阿风将会全身爆裂!”月丝黛虽是冷静,但我感觉到她快散功了。

  “公主、紫仙,你们……”我想说话但说不出口。

  “啊……”一声惨叫让我心中骇然,那是三十六将中的闇柁魔王。

  和三十六将对阵的老妖精魂魄,拥有的正是最为强大的火妖精功法,一团烈火无情地将闇柁吞噬。

  没料到老妖精以一敌众,仍能取得了上风,怪怪老及久久合力,竟然敌不过老妖精的一条魂魄。至于心奴,他现在已是强弩之末,看来也挡不了太久。

  五条老妖精魂魄同时大笑、狂笑,那长发披下,如同是降世的大恶魔,手上的妖精五族仙女棒,打出的功法太过怪异,让众人防不胜防。

  “今日即便我制不出兆灵珠,也会将你们全送入灵界……”他大声说着。

  唉!世事难料,今日我们不是死在天极魔殿的亿灵珠之下,也不是被三天剿灭。让我们含恨的,会是这个有名的大好人。

  不止我悲观,我知道随着大家的功力耗尽,也都没了斗志,眼前的老妖精太可怕了。

  “阿风,我放出天影神炼吧!打开银河神门……”鬼影传来意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开银河必毁,但我们也清楚,挡不住老妖精的话,银河也是同样会毁去,甚至

  战祸将延伸到别的星系。

  我看着怀中已逝去的诸雨路,又清晰感受到月丝黛及紫仙即将力尽而亡,心中一片茫然。

  “两位,我们无缘了,绞入黑洞之中,连灵体也将保不住……”我喉头哽咽,意识却一字一句传到月丝黛及紫仙脑海里,我知道她们是那般坚强。

  “鬼影,放出‘天影神炼’吧!”我正想传出意识。

  “噢,不─”老妖精大吼着,一阵可怕的波动袭来,我勉力站稳脚步,可身后的紫仙及月丝黛已被震飞。同时,功力较弱的同志们,被这老妖精的拼命一搏,死伤

  无数,我感到万念俱灰,再也无力支持了。

  左右一看,鬼影呢?他持着天影神炼,一不小心被老妖精功法击倒,人不知去向,这、万一天影神炼保不住,我们连玉石俱焚的机会都没有啊!

  突然间,远处一艘透明、像盒子状的物体飞行而至,那、那是五层加冕屋啊!

  由里头飞出五名熟悉的身影,她们是加冕屋书人!

  “老妖精,这……这是怎么回事?”雪书人惊异地问。

  原本老妖精的这一招也已投入他毕生功力,此时竟无法言语,我对着水书人直看,水书人奔来,急呼:“传人,你、你怎么了?”

  其余书人也都不知如何是好?她们全都愣在一旁。

  我可以和水书人心意相通,脑海中的遭遇及想法一一流入她心里。

  五位书人同时接收到水书人得到的讯息,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妖精。

  “老妖精,这不会是真的吧?”雪书人过了半晌才发问。

  老妖精挣扎着,他极力发出呓语,又极力想发功。

  “啊……”又是一声惨叫,我看到三十六将中的木盛,身体整个被火焚去。同时,心奴身上千疮百孔,也快散功了。

  水书人发招了,她没理会其他四位书人的反应,水妖精仙女棒急射向她挚爱如父的老妖精。

  老妖精及水书人两股水妖精的功法互相抵销,就在此时,其他四位书人也出手相援,四把仙女棒一齐送出四族功法。

  老妖精眼中流露出死亡且绝望的神情,他计画了亿万年,到头来竟是败在自己一手拉拔起来的五位书人手中。

  “老妖精,你为什么要这样……”雪书人哭了起来,她们手下留情,正想要问清楚,却只在转眼之间。

  “磅”地一声,五位书人同时炸开!

  “由我生,就由我死,谁也别想要……”老妖精话还没说完,五条魂魄已是被我方击碎,魂魄的裂片炸开……所有人都被波及。

  更不幸的,远处的鬼影也被炸倒,天影神炼飞出来了,它竟是往那银河神门气罩而去。

  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用我残存的力量直冲向气罩。

  就在天影神炼即将飞入气罩时,我急取五星芒,金、紫、红、绿、黑,五气同发,在气罩之前抄起天影神炼。

  天影神炼被五星芒炸开,强大的波动击向了我,我无法停住脚步,刹那间─

  我没有了感觉,我看得到外头死伤累累的众人,我看得到燕子天及五爪金鹰,很令人庆幸的,阿闪拉、勒五还在,怪怪老和久久老和尚则是一脸茫然,紫仙呢

  ?月丝黛呢?

  我发现好多人在找我,是啊!我身在气罩里头!他们看不到我!

  “老大!”是老玳,这一句话是我这辈子听到最最美丽的话。“天影神炼没有开启气罩,但我们完了,我们被它发出的震波震入了气罩里头,换句话说,我们掉进

  了银河黑洞。”

  “老玳,那我们会怎样?”银河的危机解除了,现在虽然我的麻烦大了,但我心里反而平静许多。

  老玳没有言语,我脑中模糊起来,往事一件件重演着,然后又一件件遗忘。

  “对不起,老大,永别了。”老玳留下这句话后,没有说什么就消失了。

  奇妙地,我心中并没有悲哀感,应该是说,我没有了感觉。我感到肉身已是毁去,而魂魄正一点一滴地消散,是啊!原来我已开始灵灭,我是谁?我只是一股

  能量吧!

  我看到外头的人呼喊、哭嚎着,他们看不到气罩里头吧!也许这样也好,让天行客永远成为银河里的未解传奇,那郭慕风留下来的,只有会随时间消逝的记忆

  吧!

  在我看外头最后的一眼,一滴泪珠流下。

  别了,燕子天;别了,五爪金鹰;别了,紫仙!还有那为我死去的诸雨路及五位书人。

  别了,我的朋友我的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