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结局

小说:六朝艳后作者:才高一抖更新时间:2019-05-22 14:43字数:339602

出了酒楼,三个人按照既定的路线,离开了小镇,凉州一带,地广人稀,行了大半日竟然看不见一处人家,萧钰跟杨广早就做好了露宿的准备,只在林子里升起来一堆火,又将赤抓来的兔子就着溪水清理干净,撒上盐巴,架在火上烤着,倒也别有一番风味,萧钰抬头看了看今晚的天,月明星稀,有不知名的鸟扑棱棱的从林子里飞走,弄落了一片片树叶,夜风袭来,吹散了夏日的暑气,那一直环绕在耳边的蝉声似乎也消失不见,夜一下寂静下来,野兔很快就烤好,肉香四溢,油滋滋的冒着光,杨广拿过匕首,用刀切下一块递给萧钰,萧钰咬了一口,只觉得松软鲜嫩,肉质劲道,满足的眯起眼。。

赤将随身携带的酒囊递给杨广,杨广也不客气,打开酒囊就灌了一口。笑道,“果然是好酒。”

赤没有答话,也往自己口中灌了一口,方才沙着嗓子说道,“有酒有肉有朋友,可惜却被这不相干的人败了兴致。”

“咯咯——”柔媚的娇笑声从漆黑的林子里传来,在夜色中透着一丝诡异,萧钰神色不变,将兔肉仔细的啃完,吮了吮手指,方才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月姬公主。”

陈月姬款款的从林中走来,素来明媚的容颜此刻却带了一丝妖艳与血腥,萧钰心知,眼前的女子早已不是那陈国的十四公主,而是陈国甲字号杀手,而陈月姬的身后,跟着的还是翠荷,翠荷早已没了之前在陈月姬跟前时的盛气凌人,有的只是对陈月姬的信服,还有恐惧。杀手世界,强者为尊,这是陈月姬应该得到的尊重,“之前没能让你们把命留下,是月姬的疏忽。”陈月姬伸出食指,上面染着猩红的丹蔻,放在唇间轻轻一点,“今日,可不见得你们就这般好命了。”

萧钰轻笑道,“陈月姬。想取我萧钰的命,你——不配。”

稀稀落落的掌声从林子的另一头传来,悦耳的银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一袭红衣徐徐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陈月姬的脸色微微一变,宇文化及一双狐狸眼淡淡的往陈月姬的身上一扫,“她当然不配,因为你的命。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

陈月姬冷笑道,“宇文化及,你也不问问你有那个能力么?”

宇文化及勾唇,“有没有,试一试就知道了。。”

“宇文化及。你竟然出尔反尔?”

宇文化及笑的越发妖娆,“我只答应帮你们除掉晋王,何时答应过帮你们除掉萧钰。”

陈月姬一时哑口无言。的确,当日在太子府的时候,宇文化及只说自己会除掉晋王,从来不曾提过萧钰,只是。萧钰与杨广始终是站在一边的,留下萧钰。对陈月姬来说是个祸患,陈月姬习惯斩草除根。

萧钰看着面前争论自己去留问题的两个人,有些无奈的扶额,这些人那里来的自信,好像自己就真的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一般,萧钰回眸,看向杨广,却发现杨广依旧是淡然的立在一旁,似乎这些人,这些事全然与他并无半点干系,一双冷玉般的眸子如同今晚的月色一般,清冷,纯粹,不掺任何杂质,其他书友正在看:。

“那宇文将军的意思是要保护我?”萧钰扬起嘴角,眼中却无一丝笑意。

宇文化及神色不变,“当然。”

陈月姬妖媚的脸上划过一丝冰冷,萧钰也没想到,宇文化及答应的竟然这般干脆,难道,宇文化及真的不在乎与陈月姬之间的联盟么?

“宇文将军,太子果然没有看错你。”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清秀的少年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缓缓登场,正是消失已久的刘慧天,再度看见刘慧天,萧钰的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其实,自己应该很早就发现的,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不愿承认刘慧天是站在杨勇那边的人罢了,就在这时,萧钰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股温暖包围,抬头,正看见杨广,萧钰的身子下意识的靠上了杨广的胸膛,胸中的抑郁舒缓了许多,“刘公子,好久不见。”

刘慧天苦涩一笑,刘公子,这三个词已然说明了萧钰的态度,这般的生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刘慧天宁愿这样,也不愿她软着嗓子喊自己慧天,因为那样,刘慧天的身份只能是一个弟弟,这样的无望,刘慧天再也不愿承受,更何况,自己身上背负的还不止这些,刘慧天轻轻开口,说不出的悲恸,“钰儿,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知道你恨我,但摆在我面前的,从来只有这一条路。。刘家衰落,父亲含冤而死,姐姐现在沉迷享乐,不愿复仇,我是刘家唯一剩下的香火,这些,只能由我来做。”

“刘慧天,你可知道许清婉为何而死?”

刘慧天摇摇头,又点点头,“罪有应得。”

碎玉般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夜空,“罪有应得?”萧钰笑弯了腰,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宇文化及看向刘慧天的眼神,夹杂了一丝不屑,良久,萧钰才止住了笑声,“刘慧天,你竟然相信罪有应得,刘姝云不愿告诉你的东西,我来告诉你,许清婉的死,张家的活,是我进隋的条件,刘慧天,你可知道,许清婉死的时候肚子里已经怀了萧岿的骨肉,换句话说,她腹中的孩儿是我的亲弟弟,刘姝云还有没有告诉过你,她之所以能死里逃生,全是我萧钰一手谋划,刘姝云有没有告诉过你,许清婉一死,许世武离反之日不远矣,缺的只是时间,这些,你的亲姐姐,刘姝云有没有告诉过你?”

萧钰一句句的问道,刘慧天脸色一阵惨白,萧钰每问一句,刘慧天的脸色就白了一分,到最后几乎是支持不住,“这不可能,姐姐。姐姐——她不是这样说的,不是这样的。”

陈月姬上前一步,扶住刘慧天,轻笑道,“钰公主的口才果然不错,仅凭一张嘴就把人说动,真是让月姬涨见识了呢。”

萧钰却没有接话,只是定定的看向刘慧天,“刘慧天,你真让我失望。”

刘慧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长久以来认知的颠覆让刘慧天喉头一甜,刘慧天强行按捺住,却在也不开口。只是沉默的看向萧钰,萧钰心中一阵无力,时到今日,竟然还执迷不悟。

“钰公主,好久不见。”清浅的嗓音响起。竟是李渊,萧钰头痛的扶额,今日是怎么了,难道长安城里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了,杨坚怎么会放这些人离开?因为之前李渊也利用过萧钰,所以。萧钰对李渊实则谈不上什么好感,再者,李渊。宇文化及这些人的头脑,一个比一个精明,萧钰实则是想不通,李渊为何也愿趟这一番浑水,是以。萧钰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不知李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李渊闻言。笑答,“皇上派我来寻晋王。”

陈月姬看到李渊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对于李渊的立场,陈月姬也有些拿捏不定,而宇文化及的脸色却依旧平静,似乎,李渊的出现与否,对宇文化及并没有丝毫影响。陈月姬颇有些不解,但很快,陈月姬眸光一亮,李渊的话,陈月姬已然明白,看见萧钰与晋王同时在,却只问萧钰,不问晋王,李渊的态度已然明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萧钰的心却是一点点的沉了下去,“晋王在此,李大人还要去哪里找?”

李渊含笑不语。

眼下的境况已然是四面楚歌,萧钰偏头,看向杨广,“阿英,这些人,似乎都有眼无珠呢。”

杨广的眸底的柔情一点点的溢出,微微垂下眸子,笑道,“那就都死吧。”

夜色深沉萧钰几乎看不清这些人脸上的神情,但右手已经下意识的握紧剑柄,直刺陈月姬,说到底,萧钰还是念旧情,宇文化及,李渊,刘慧天,这些人纵然是对立面,萧钰却依然下不去手,只能选择陈月姬,杨广已经与宇文化及,李渊缠斗在一起,三朝的君王,萧钰却没心思分神去看,对上第一杀手,萧钰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赤这次出手并没有留任何余地,七色之首的气势陡然绽放开来,招招致命,击败翠荷与刘慧天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缠斗的十分辛苦,萧钰只能在心中急切的盼望,云裳,应该很快就能赶到了吧。

赤一剑刺向刘慧天,刘慧天躲闪不及,眼看就要毙命,萧钰惊呼一声,“不要——”赤手中的动作慢了一拍,而陈月姬就在此时一剑击向了萧钰的后心,杨广目次欲裂,足尖轻点,就要奔向萧钰,比杨广更快的却是赤的动作。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温热的鲜血溅满了萧钰的衣衫,萧钰看着软软的倒在自己怀中的赤,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而就在此时,云裳与七色中的另外五人赶了过来,结局已经毫无悬念,萧钰呆呆的抚摸上赤的脸颊,赤费力的抬起自己的衣衫,将萧钰的泪一点点的擦干,“钰儿,不哭。”

萧钰咬唇,颤着手要揭下赤的面具,却被赤出手拦住,赤勾唇,声若游丝,“钰儿,记住,我不是张风,是赤。“还有,好好的活下去。”

话音刚落,那手已缓缓的滑下,萧钰将脑袋轻轻的放在赤的肩窝处,如同小时候那般,不同的是,这个男子永远不会再次睁眼,萧钰将赤手中的长剑拿来,起身,遥遥的指向陈月姬,出手如电,陈月姬招架不急,杨广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知道,这些,必须萧钰自己来完成。

陈月姬唇角依旧挂着冷笑,可姿势已经很是狼狈,云裳一行人赶到时,已然废了陈月姬一臂,眼下的陈月姬,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十招过,陈月姬的身子已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胸前绽放了一大朵妖娆的罂粟。

萧钰手中的长剑上,一滴血顺着剑身缓缓地滴落到地上,萧钰勾唇,“赤,黄泉路上,你大可安心的去了,自此,张家,由我来为你尽孝。”

杨广上前,将萧钰轻轻的揽入怀中,一双冷玉般的眸子满是疼惜,“钰儿。”

萧钰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轻笑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之后的长安城,将是晋王的天下,若有违背,莫要怪萧钰不念往日之情。”话音刚落,萧钰的身子已经软在了杨广的怀中。

尾声

萧钰再张开眸子的时,恰好对上杨广一双凤眼,马车上的颠簸让萧钰有些不适的往杨广的怀中靠了靠,杨广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在萧钰的背后,“赤的遗体我已经派人送回西梁,只不过遵从了赤生前的心愿,没有葬回张家祖坟,送回了义兴王府。”

萧钰点头,脑袋靠在杨广的胸膛上,闷声道,“阿英,回长安城后,我们就成亲吧。”

杨广冷玉般的眸子是掩藏不住的惊喜,低头,在萧钰的额角处轻轻一吻,低低道,“好。”

马车徐徐前进,长安城的轮廓渐渐出现在了眼前,萧钰看着近在咫尺的长安城,心中一片宁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